1125.jpg

  勞保開辦醫療給付的業務後,已經聘請專業醫師協助審查診療給付費用;之後業務量大幅攀升,需要聘請的醫師人數愈來愈多,到了民國66年4月,決定正式成立「勞工保險診療費用審查委員會」。

  委員會成立之前,勞保局聘請了15位醫師協助審查指定醫療院所的醫療費用;之後,醫療業務呈倍數成長,審查委員的人數也在70年代增加到100多位,可是等候審查的案件仍然堆積如山。


  曾任醫療部經理的彭火明有次去催醫師:「您審得太慢了!」醫生忍不住抱怨:「我快做死了,還說太慢!」


案牘勞形 事多錢少忙翻天
  審查委員中,只有4、5位屬於專任,其他100多位都是兼任性質,然而每個月要到勞保局審查17個半天,一個月大約只有一萬多元的報酬。和醫師的收入比較起來,審查委員的工作幾乎等同於榮譽職。

  診療費用的案件量十分龐大。例如某次,高雄地檢署審理一個醫院費用虛報的案件,要向勞保局調閱最近2年內的門診及住院資料,結果光是一個月的資料就寄了兩個大紙箱過去,地檢署收到後,連忙說後面的都不用再寄了。

  這麼多的資料,都是各家特約醫院每個月月底寄來審核的門診單、住院單,單子的背後就是處方箋。由醫療部人員初步行政審查後,再交由審查委員審理。


專業把關迴避利益輸送
  審查委員大都是在醫院擔任科主任以上層級的醫師,勞保局會先向醫界打聽適合人選,再向當事人徵詢意願聘僱。某些很有名望但太忙的醫生,因為工作量繁重,勞保局也不敢聘僱。

  例如醫界曾經推薦一位深受病患歡迎的醫師給彭火明,他登門拜訪,看到這位醫師的辦公室就聘請了兩位小姐,而辦公桌上的資料依然堆積如山,乾脆勸他還是別當審查委員好了,以免屆時分身乏術。


  雖然錢少事多,但審查委員們可以刪減醫療院所的診療費用,相當有權力,為了防止弊端,審查委員也必須利益迴避:不能審自己任職的醫院;有三等親任職的醫院也不能審。


  倘若勞保局和特約醫院對於診療費用的刪減有爭議,因而走上訴訟一途時,相關的審查委員也會被傳喚作證。因此勞保局又擔心:「一天到晚要醫生出庭,醫生就不來審查了。」有些時候也會和法院溝通,「委員對於費用刪減只提供意見,真正決定的是勞保局。」希望可以將醫理上的看法以書面提出即可,盡量減少委員出庭的頻率。


  除了醫師之外,審查委員中也有十幾位藥師,負責審查藥費部分。
有位藥師審查案件時,居然看到有醫院申報日本大正時代(1912~1926年)出產的藥品,遇到這種不合常理的申報,也會刪除費用。


群醫支援任期長短不一
  審查委員沒有任期限制,任職的時間長短不一,平均大約擔任2到3年就會因為自身的職務調動、出國進修或忙不過來等因素而請辭;也有的適應不良,幾個月就離開了;也有醫師和勞保局配合良好,待了一、二十年。

  例如曾任診療費用審查委員會召集人的包宣,就當了超過20年的審查委員。他畢業於日本九州醫科大學,50幾歲從軍職退伍後,就到勞保局擔任審查委員,深受仰賴。


  此外,審查委員中也不乏許多名人,例如前衛生署長侯勝茂,就擔任過相當長時間的審查委員。
審查委員制度到了健保開辦後仍持續延用,而且人數還更多。彭火明記得在他擔任醫療部經理時,總共聘了117位醫師;目前健保則聘了1,000多位。

創作者介紹

勞工保險局

勞工保險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